FREE WORLDWIDE SHIPPING ON ORDERS OVER $70

美女与野兽

坚持做自己——请世界监督

在一个秋季的早晨,Oasis小屋外,Tom猪在谷仓里沉睡着,散养的鸡在花园里抓刨着土地,每一根树枝都被鸟儿筑满了巢。一阵风咆哮着吹过牧场。小屋里面,Oasis Beauty创始人Stephanie Evans正在烘焙着饼干。“可惜被烤糊了,”她自嘲地笑道。这些饼干或许烤得有点过久,但温暖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厨房,这感觉正是一个温馨的乡村小屋。Oasis Beauty的维护人员Ian Mehrtens突然走进了厨房,聊天话题转向当地的酒吧,以及那晚谁要去酒吧。Stephanie向隔壁的谷仓走去,Tom和Barbara这两只被营救的毛利猪向她问好,它们用鼻子一路探索着过来就是想被Stephanie揉揉肚皮。

Oasis Beauty Head Cottage

 Stephanie的1898年铁路小屋,在她事业的早期阶段,小屋被用作她的办公室

Stephanie的家乡在奥克兰,但她和她的人生伴侣Ian Kimpton决定留在牛津小镇却是因为一次旅行。大约十年前,他们从奥克兰的家出发到新西兰南岛庆祝Ian的生日。 

“我们一抵达基督城,就喜欢上了南岛。”他们在这里旅行了几天,彻底爱上了坎特伯雷的牛津小镇。Stephanie说这正是他们喜欢的地方,温暖又友好,而且有着小城镇的感觉,一家超市提供了城市也有的便利,而且离机场也不太远。他们回到奥克兰后,卖掉了他们的房子,打包好了汽车和行李,于2006年搬到了牛津,他们在那里租了一幢房子,直到几年前买下了1898年的铁路小屋。 

这个小屋也是Oasis Beauty早期的办公室,而现在企业的总部是在牛津的镇中心。对于经常骑自行车去上班的Stephanie和Ian来说,这只需要五分钟。成功的护肤公司显然是Stephanie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,但就像大多数成功的企业一样,这并不是一个一夜成功的故事。

人生选择——空军还是秘书

在即将离开学校时,Stephanie有两个职业选择:像父亲一样加入空军或像母亲一样成为一名秘书。她决定加入空军,因为听起来更让人兴奋,但在体格检查期间,医生描述她的体型为矮小健壮,这并不是一个年轻女孩爱听的话。“我当时非常愤怒,”她回忆道,“所以我决定去一所秘书学院。我报名了一年全日制的课程,并且非常喜欢。”

在她20岁的时候,她去到伦敦闯荡,在伦敦一待就是几年,大多数时间都在参加派对和玩乐,但她同时也学会了独立。她通过秘书工作养活自己,并收获了丰富的经验。“这些过往经验对我来说一直很受用。我学到了制造和管理员工方面的知识。我从自己从事过的每个工作中都学到了一些东西。”她是在伦敦遇到Ian的,Ian是伦敦本地人,1996年两个人搬到了奥克兰,买了一栋房子并开始了工作。

DIY——从厨房开始

婚后,Stephanie并没有停滞不前,她还拿到了摩托车和跳伞证书。虽然她热爱城市生活和自然风光,但她开始对自己敏感的皮肤感到沮丧,所以,在2001年,阅读一本有关纯天然护肤的书时,她把这本书带回家中,并开始在厨房里进行实验。她创造出来的产品对她的皮肤起了作用,并且很快家人朋友们也开始找她给自己制作一些产品。从那以后,她开始在学校募捐活动和家庭聚会上销售自己的护肤修复产品。她记得自己卖出的第一件产品是“牛油果身体乳”,现在也仍在Oasis品牌下作为“保湿液”出售。但这并不足以支付贷款。

Stephanie有一套很严格的财务方案。她从不让债务缠身,也不买无法负担的东西。“一开始,我们用了几年来偿还贷款。我们刚搬进来时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家具,只有一个旧咖啡桌,我们会在电脑上看电视。而在事业上,我从不接受债务。这也是我们用了13年才买了一辆公司使用车的原因。”

Stephanie用兼职时间制作护肤乳液,在美容师培训期间也从未间断兼职工作。2005年,她注册了Oasis Beauty公司,并卖掉了自己的婚礼装饰用于启动资金。搬到牛津是Stephanie全身心投入到Oasis Beauty的动力。起初,她独自一人打拼,然后招了一些临时雇员,直到2012年才开始能够给自己支付适当的工资。

公司现已有15种产品,并且防晒霜的月销量在上千瓶。产品在基督城进行生产,并在全国网上和门店进行销售。这些产品也通过网上零售商运输至澳大利亚和中国。网上销售是中国市场的唯一选择,因为任何通过零售商在中国销售的护肤产品都必须经过动物试验,热爱动物的Oasis不会采取这种方式。

“中国市场非常具有挑战性,但同时也是值得的,”Stephanie说道,“我的微信账户上有几百个中国粉丝,他们都很喜欢看牛津的照片以及我们在新西兰的生活方式和动物。” Tom和Barbara是不受测试原则的例外,它们从不太好的环境中搬到了牛津小镇,一直在试用新的动物防晒产品。 

美女秘书——我更希望成为老板

虽然这是一条漫长而多变的成功之路,但是她对结果并不感到惊讶。“我一直都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人。我一直都想做老板,而不是秘书。但她并不是一个专横的老板。在伦敦的苹果公司工作的经历让她了解到了一种独特的公司文化,这也是她试图在Oasis Beauty中运用的文化。

“我不会做微观管理;我让他们自由发挥,并寄希望于他们。我们试着让生活充满乐趣,我认为这是我们在短时间内走到这一步的重要原因。”很明显,这种策略起作用了。公司曾获得了北坎特伯雷企业奖的大众选择奖和制造奖。并且还在动物福利方面在社交媒体(Facebook主页上已获得超过25,000个赞)上收获了赞誉和粉丝。

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好她的事业和她对SAFE(本地一家动物慈善机构)的支持,由此还遭到了一些人的抵制。“由于我们支持SAFE的原因,我们的社交媒体上收到过攻击性信息。但这只会让我更加支持他们,”她说道。但是,当有人攻击时还是让她很难过。最近,当地的一个女子告诉Stephanie,自己和其他人都在抵制Oasis Beauty的产品,因为公司支持SAFE,而SAFE对乳品业持有消极态度。

“这确实让我很难过,因为她是社区里的人。我一直都清楚自己居住在一个乳品业区域,并且我从未在自己的网站或社交媒体上对SAFE的乳品言论发表过任何看法。我不会让人抵制乳品或做出任何类似的事情,但当地人在抵制我们这个当地公司,就因为她们不喜欢我们支持的慈善机构之一。” “我们销售防晒产品,而且这些产品都很棒,但我想让Oasis与众不同,而不是仅仅赚取利益,”她坚持。

建立Oasis Beauty是一条漫长的道路,路途中吸取了大量经验教训,家里的事情对于这个从城市回归到乡村的女孩也同样充满了挑战。刚来到牛津的初期,Ian作为销售代表会经常出差,Stephanie大多数时候都独自一人待在那个破旧的房子里。“我们刚刚搬进来的几年都过着冷冷清清的日子。我们什么都不懂。有人给了我一个‘ewe in lamb’,我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幸运的是,我们隔壁住着一个非常友好的农夫,我有问题时总能从他那里得到答案。”

“我最快乐的时光是我们刚搬进这个房子的时候。我们没有家具,只能坐在花园里的折叠椅上。我们没有围栏,所以会有山羊跑来跑去,冬天里我们会用篝火。这些都是快乐的回忆。”一晃十年了,她穿着长筒胶靴轻松自如地享受着这里的工作,深深扎根于乡村的生活。周末用于维护花园和享受户外。她还打算到牛津的乡下去徒步。与此同时,Ian经常会骑摩托出门做他自己的事情。“我们喜欢各自的独处时间,”她说。

家——农场就是我家

Stephanie对动物有多喜爱从她把小屋周围的牧场都养满了动物就可以看出来。这里有被救助的羊和一群摇摇摆摆走来走去的鸭子。Stephanie曾经有四只救助猫,现在最年老的一只猫Pippy作为长者照顾着其他的猫。

Ian和Stephanie的下一个项目是开发一个池塘,植物环绕,这里会是鸟儿的天堂。Stephanie对动物的喜爱也让她减少了对肉食的摄入。“在我们救助了Tom之后,我就没有吃过猪肉和火腿了,”她说。尽管过去几年里杀过羔羊,但她现在开始尝试全素烹饪了。“我并不是鼓励每个人都成为素食者;我并不觉得这很高尚。这只是我正在做的一件小事,但如果每个人都做一件小事,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

Stephanie经历了很多并一路陪伴Oasis Beauty成长,凭借着坚定的信念和原则,她向世界展示着Oasis的产品不仅仅是虚有其表。 

- PATTIE PEGLER刊登于AVENUES杂志上